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南县文化>湖西文艺

报 考 南县 彭中建

2019年05月29日 浏览量:259 来源: 作者: 彭中建

恢复高考的第一年,我在一个公社负责高考报名工作,十多天全社有一千一百多名青年报名参加高考,报名的最后一天,我把报名表?#32622;?#21035;类地进行了整理归档,并造好了高考报名花名册,一直忙到晚上十点才完工。这十来天我?#37327;?#30528;,感动着,因为这久违了的高考激动了许许多多求知若渴的青年。使他们在彷徨中见到了希望的曙光,又从曙光中看到?#20439;?#22269;春天的到来。所以考生报名十分踊跃。报名中有文革前的老三届高中生,也有文革中复?#25991;?#38761;命的高中生,有近几年来的两年制高中生、初中生,还有一些小学毕业生。青年渴望知识的回归,向往大学神圣的殿堂。他们打开了久锁的心扉,爆发了火一样的激情,投身高考。我每天都在热?#19994;?#27668;氛中兴奋地工作,但到报名截止的那天晚上,有一个青年前来报考,让我兴奋的心情加上了一些惆怅。

那天晚上,我把报名材料整理妥当,已经十分疲倦了,就脱?#24459;?#24202;睡觉,准备第二天上县集体报名。不一会我就进入了梦香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见玻璃窗敲得“咚咚咚”直响。我惊醒地问:“谁?#20426;薄?#26159;我,报名的。”从窗外传来的声音很?#32479;粒?#21548;声音不是本地口音。“你是外地人吗?报名都十多天了,今天已截止了。如果你是外地人,就要回原籍报名。”我解释说。?#25300;沂前?#21270;迁?#39057;?#28866;泥湖的,今天才搬过来,晚上才听到这个消息。我说的是实话,我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吗?#20426;?#22238;话是那样?#30446;儀小?#25105;不想把“截止时间”作为拒绝他的理由。于是拉亮了电?#30130;?#24320;门一看,我发现是两个人。一大一小,小的十来岁,手里提着一盏自?#39057;?#23567;灯笼,手都冻红了,小火焰在寒风中摇曳,若明若暗。说话的是大青年:“这是?#19994;?#24351;,是和我作伴来的。”我见他们衣着十分单簿,忙说:“快进?#31383;桑?#22806;面太冷。”进屋后,我打量了一下报名青年:他憨厚老成,年龄大概和我差不多,身材不高,长得还横实,脸色苍黑。我知?#26469;?#28866;泥湖到教革办,有十多里路,现在的时间是转钟一点一刻,我十分同情地说:“天下了雨,路上不好走吧!”“还好,我们山里人走惯了。”“你带照片和报名费了没有?#20426;?#25105;开始进入了报名工作。“照片?报名费?#20426;?#22823;青年语塞地?#27425;省!?#23545;!两张近期同底免冠正面的照片,伍角钱的报名费,还要填一张报名表,事情就这么简单。”我解释着。大青年不知所措地说:“可我现在什么都没带,你……你……能帮我吗?#20426;?#24577;?#32676;?#35802;恳。显然现在他把?#19994;?#30528;唯一可以帮助他的人。望着年龄与我相仿的大青年,望着?#24433;?#21270;大山里迁到我们湖区的青年,深夜前来报名,参加高考,我从他一闪一闪的眼光里看到了一种渴望,一种对知识?#30446;?#26395;,一种改变命?#35828;目?#26395;。?#39029;了?#20102;一会,?#27425;实潰骸拔?#21487;以帮你,但我怎样帮你呢?明天我要搭七点的班车上县,过七点就没车了。”大青年?#27425;?#27809;有拒绝他的意?#36857;?#32966;子也大了。?#25300;?#33021;不能把报名表带回去,我填好表,在早晨六点赶到您这里,?#26032;穡俊薄?#37027;照片问题怎么解决?#20426;薄拔一丶艺艺?#26087;照片?#26032;穡俊薄?#20107;已至此,那行,早晨六点你一定要赶到这里,?#19968;?#35201;重新统计、整理。”于是,我拿了一张报名表,并把填表的要求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。我问:“还有什?#24202;?#26126;白的吗?#20426;薄拔?#26126;白了,谢谢你的帮助。”大青年接过表,带着弟弟,提着小灯笼赶回?#25671;?#25105;目送了他们一段路,小灯笼若明若暗地照着他们回?#25671;?/p>

我似乎刚睡下,又听到玻璃窗户“咚咚咚”作响,?#33402;?#24320;眼,天已经亮了。我开门一看,原?#35789;?#37027;个大青年来交表的。我接过来一看,表填得很好,字也写得很漂亮,就说:“你的?#20013;?#24471;很好!”“过奖了。”他带着笑容说。我一看照片,一张是从什么证件上扯下来的,另一张像是从什么集体照上剪下来的。显然不合“近期同底照片”的要求。但是我完全被他迫切报考的心情所打动。于是,我没说什么,收下了照片。大青年手里拿着一叠钱对我说:“实在没办法,伍毛钱我没有凑齐,还差一毛四分。”他十分窘迫,?#20013;?#22768;恳切地说:“您先帮忙,给?#19994;?#19978;,以后我一定还。”“还”字?#26723;?#24456;坚定。我接过他大大小小的?#22870;?#21644;硬币,数也没数?#22836;?#36827;了报考费的袋子里。望着他涨得通红的脸,我?#21442;?#20182;说:“行了,你的报名?#20013;?#31639;办齐了。你等着考试吧!”大青年忐忑不安的心情,终于平静了下来。他高兴地向我鞠了一个躬,离开了。

后来,通过考试,那位最后一名报考的大青年终于被录取了。事隔多年,我时常会想起:那位大青年深夜来回两次奔跑赶报考的一幕,那盏若明若暗的小灯笼,也在我眼前?#20102;浮?/p>

  • 责任编辑:秦 俊
  • 审  稿:李 辉
  • 签  发:姚 伟
更多
大连开发区水晶宫出台
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宝马后排娱乐 欢乐斗地主好友一起玩 68彩票骗局 亚洲兴发pt第一老虎机官网 手机一分快三骰子技巧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博狗是不是私人平台 时时彩免费软件 四川时时变数字 重庆时时彩助手官方版 吉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微信大小单双群 领航时时彩计划软件 足彩竞彩年赚一千万 二人麻将赢钱技巧